聚好看播放器

李奥突然说话了:“就是,别想太多!”

我急忙问:“你昨晚怎么回事,不解释一下吗?”

李奥说:“嗯,我突然那预感到了一些东西,到灵魂空间闭关确认一下。”

我顿时有些急了:“昨晚你又打开灵魂空间了?为什么不带上我?”

李奥说:“这次很短,而且效果不稳定,我进去也就呆了两三天,而且带你进去也没什么可以做的。”

“那你学了什么?”我紧跟着问。

“就是一些德鲁伊技能和宠物沟通方式。”李奥说,“而且是没有经过实践的技能,算是小小的升了一级。”

“怎么了?”泰雅问我。

“没什么啊……”我说。

“好吧,有心事还是找伙伴说一说,”泰雅说,“如果不方便和我说的话。”

“不是这样!”我赶紧说。

“问她关于做梦的事情,”李奥说,“昨晚的占卜,我有些想法……”

短裤美女阳光沙滩 享受海边湛蓝时光图片

泰雅脸上还是带着笑意,仿佛并不是很在意。

“实际上是做梦,”我说,“最近都梦见一些莫名其妙的梦,所以做了占卜,又没有结果……对了,泰雅你之前不是也做梦吗?”

泰雅这才又开心起我来,说:“做梦啊,最近都在做一些很好的梦,比如大家在比赛里大获胜,比如这次的祭司评比什么的……”

“还有母神的祝福和启示?”我帮李奥问了这么一句。

“嗯!”泰雅郑重点头,“一切都很好,我甚至也给自己做了一个占卜。”

“那有什么?”几个女祭司说,“我们也梦见了,不过最近少了很多,前面刚结束考评的时候梦见得多一些。”

“我也一样啊,最近少了很多,”泰雅说,“不过每次梦见,都很安心,觉得一切都在变好。”

“可能是比洪压力太大了,”女祭司说,“有些对他不利的谣言。”

“也对,”泰雅说,“我们都理解比洪,可总不能跟对面那些代表团说他们看走了眼吧?”

“好吧!”我强打起精神,说,“你们说的对,或许真的就是我想太多了。”

心里却在问李奥:“到底怎么回事?”

李奥终于说除了实情:“我早该料到的,这么多的祭司掌握着占卜的方法,就算是霸葛,也有它存在的理由,可这里终归不是上古时期的封神榜世界,就算你能预测一小部分的未来,终归也改变不了大局,剧情还是没变,只是,有些我们暂时还惹不起的角色,要掺和进来了……”

“是谁?”我问了一句。

随后,我马上意识到了答案。

顿时,我只感觉到脊背发凉!

一切都不言而喻——李奥昨晚上为什么想通占卜结果之后一言不发?为什么醒来就让我问泰雅看似无关的话题?

因为我已经把牵扯到的“演员”的名号说了出来!

大地母神!

这不是在开玩笑!

真的有神明开始关注安尼莫城!关注青年勇士大会和国王选举,或者说,最主要的还是祭司考评!

在老家维尔村时,李奥就对神明言语不敬,我只当他是恶魔本性,后来听得多了,也开始有些不以为然,更不相信所谓的“神明的本质只是更强的生物”这一套说辞。

不过,我也觉得,以我们微弱的实力,根本不足以引起神明的重视,只要不去刻意亵渎,应该不会受到神罚。

可偏偏,他总是要大言不惭的说将来我们可能达到那样的境界,这也未免太过自夸,我更是没往心里去。

前些日子在监狱矿洞里,赵日天似乎也提起过“天上神明”,还把莫妮卡吓到了,我也没把他当回事,只觉得这两个地球人口口声声说自己的世界已经没有神明,偏偏又对我们世界的神明满口不敬,着实有些惹人不快。

可现在,我算是明白过来了,经管占卜没有显示,可神明正在关注安尼莫城这件事情,就是事实。

其实,无论是米诺陶斯战斧失窃,还是改良狂狼花粉药剂事件,以及祭司考评,新王选举,都是重大事件,都需要祭司们做占卜或者祈祷,神明不关注也是不可能的,否则也不可能有这么多祭司同时梦到母神。

想想,这一切牵扯到的范围,赵日天和狼族阴谋的影响深度,引起神明关注一点也不奇怪。

神明不关注安尼莫城,那才叫奇怪,甚至是危险!

话说回来,我的处境是很麻烦的!

尽管我自认为站在正义一方,是为整个安尼莫城和兽人族的安危着想,可是,我的右角里还有李奥这个家伙,就算神殿里的祭司看不出来,天上的神明不会看不出来!

这才是最可怕的!

我感觉像是掉进了冰窟窿,浑身冰冷。

可是,我头上却冒出了冷汗!

“淡定!”李奥不轻不重的说了一句,“没那么糟糕。”

可是,这么这么的后果摆在面前,我怎么可能淡定?

泰雅注意到了我的变化,担心地说:“比洪,怎么了?”

“呀,怎么出汗了!”一个女祭司也说,“不会是生病了吧?”

“不,不是的!”我赶紧抹了抹额头。

泰雅已经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紧张的问:“到底怎么了?”

这回,我已经有些瞒不下去,偏偏我不能说出来。

“心理素质啊,还是不过关啊……”李奥悠悠地说,“真的牵扯到到神明,就把你吓成这个衰样!”

“你,不怕死么?”我问他。

“怕,不过该死的时候肯定会死,不该死的时候一定不会死……”李奥说,“你现在就像一只胆小的虫子,被一只偶尔路过的大蜥蜴吓个半死,躲在草丛里瑟瑟发抖,却不知道,那只大蜥蜴的目标,其实是前面的螳螂,而且,它根本就看不上你这只小虫子!”

“你是说,母神针对的不是我?”我被这个有些绕弯子的比方绕住了一下,又很快明白过来。

“先安抚一下可怜的泰雅,你的衰样吓到她了。”李奥却说。

“真的没事!”我赶忙对泰雅说。

可是,这话说了跟没有说一样。

“要不要,治疗一下?”几个祭司也察觉到不对了。

霸王龙似乎也感受到了我的情绪变化,乖乖的回到到我肩膀上。

这下子,我更是难以解释了。

突然,我觉得鼻子里有点痒痒的,热热的。

泰雅脸色大变,惊呼起来:“呀!”同时,不管不顾的伸出手来捂住我的鼻子。

接着,我看到了鼻孔里流出来的东西。

这东西,染红了泰雅的手。

那是,我的血!

我流鼻血了!

几个女祭司也跟着惊叫起来:“哎呀,流血啦!”

很快的,不远处的同伴们也围了过来。

“怎么啦怎么啦!”

“谁流血啦?”

“受伤了吗?”

然后,更多人被吵醒,包括少族长在内。

我的血很快就被止住了,是泰雅用她的手帕帮我堵住的。

大家纷纷关心起我来。

其实我知道,这都是李奥搞的鬼。

“哎,牛头人的鼻孔,就是比人类大,毛细血管也更丰富……”李奥完没有一点内疚感,“这下遮过去了!”

我一边应付着大家的关心,一边恨恨地说:“下次最好提前说一声!”

实际上,他的意念力开始动作的时候,我就感觉到了。我还以为他要在别的地方给我弄出一点淤伤什么的帮我解围,没想到他这么直给我整出了鼻血。

不过,这个过程几乎没有什么痛苦,这让我有些诧异,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李奥没有一点道歉的意思:“天热上火很正常,何况一个血气方刚的未婚成年男子……虽然,血呲呼啦的有些吓人,却是个完美的借口!”

大家嚷嚷半天,还是少族长拿了主意,叫一个擅长治疗的祭司帮我看病。

这个男祭司,平时人还算和善,帮我看了一会儿之后就说:“身体没问题……难道是天气太热?不过,你是怒气战士,应该抵抗力挺强的呀?”

“是不是吃了什么太热的东西?”另一个祭司说,“有些食物就算是怒气战士也扛不住热气的,昨天有个杂役也流鼻血。”

这回时候,布莱德他们突然说:“会不会是最近吃的美食太热了?吃多了浑身热乎,要是使用怒气,更是热的难受……”

多尔也说:“别说,这几天我也热的睡不安稳……”

这下子,大家纷纷说道:“是啊是啊,新式美食好是好吃,可天太热了,有点受不了呢……”

“哈哈,”李奥说,“你看,大家的智慧总能解决问题!”

“应该是这样,”祭司说,“要注意一点饮食了,尤其是酒类,最好别碰,否则更热,就算你有怒气不怕生重病,也是会影响比赛的!”

少族长问:“比洪现在的状态不影响比赛吧?”

祭司笑着摇摇头:“就算多流两倍的鼻血也没事!”

大家这才放心,少族长看到泰雅的手帕,脸色却变了一下……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牛头回忆录》,微信关注“热度网文或者rd444”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