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士适合晚上看的软件

铁板!

他们毫无疑问踢到了铁板!

这个世界除了专注肉体生命力场澎湃的超凡骑士,几乎无法掩饰自身实力之外,其他以巫师为代表的众多超凡职业却极难通过外表去判断他们能力的深浅。

就算艾文的“数据化视野”也不是那种不讲道理的系统,而是基于艾文本身的感官,再进行精细量化才得到的合理结果。

既然他感受不到,那么“数据化视野”当然也不可能感受到。

没有动手时,外表只是普通人类少女的薇妮娅气息不显,他们只能通过侧面估计她的实力。

动手之后,属于“薇妮娅”本身的力量再也无法掩饰。

立刻便被感官极为敏锐的“无形犬魔”喀什勒,轻易捕捉到了那与少女的肉体格格不入的异类气息!

“这不是你的身体!你是…邪灵?!”

能侵占活人躯体的存在当然有很多,但排名第一的当然要属大名鼎鼎号称不死不灭的邪灵了,也是附体事件中最危险最棘手的情况之一。

嗖!嗖!

所罗门顾不上自己手下被对手俘获的犬魔们,抽身飞退。艾文当然也不可能落后,紧随其后退到观景平台的另一侧。

红色吊带裙麻花辫子清纯美女冷色调背景写真

对他们激烈的反应,“薇妮娅”毫不意外。

好像只是在临行前陪两个小孩子玩了个娱***,对游戏的结果也…还算满意。

对所罗门的质问,她既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只是姿态优雅地迈步向前…

从容地穿过中间的观景平台,走上连接到岸边的石桥,站在石桥尽头门扉形状的石质护栏中间。

脚步一顿,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转身对立在平台边缘尽量远离自己的艾文说道:

“对了,艾文先生!

再次提醒你一下,作为代价的‘冒险家之血’,如果你无法走到与大洋神女相同的位阶,是无法解除的哦。

也许,这也不是什么坏事。

在这个波澜壮阔的时代,老死在病床上才是最可怜的死法吧?

呵呵呵,再见了艾文先生!还有这位所罗门学派的巫师先生!”

话音刚落。

在石桥尽头,一道如同黄金铸造高达十米的门扉悄然浮现,门框上面装饰着各种风格独特的花鸟鱼虫图案,但在两扇双开的门扉正面却被具现化的流云和狂风所占据。

吱呀——

大门缓缓打开,门内是不断旋转的黄金般的闪耀星屑,仿佛门的对面联接的是一道远古的星河!

光从这扇门扉的卖相来看,还要在“炼金学派”的大巫师普林斯顿校长之上。

而在这仿佛扭曲了空间的金色光芒照耀下,附近好奇张望的行人好像都被按下了暂停键,保留着前一刻的姿态再也感知不到外界发生的一切。

眼见她就要彻底离开。

艾文微微一急,不甘心放过这个与“黄金国度”相关唯一的线索,现在柏特莱姆既然说她的外表是假的,那想必连名字都是假的。

下次就算在路边相遇,自己也很有可能根本就认不出她!

至少也要看看“薇妮娅”的真面目,皮相可以骗人,但灵性却不会!

心思电转的时候,艾文体内从与少女对立开始,就不断沸腾的“冒险家之血”已经促使他忽略了“邪灵”可能的危险,将灵性视觉悄然打开。

抬起头,向着已经走到“黄金门扉”面前少女望去!

呼——

视界转换,有金色的风在旋转、在呼啸、在嬉戏、在无情的嘶鸣….!

那是何等辉煌而伟大的存在?!

一道人面鸟身头生双角的神圣身影,静静屹立在少女头顶的虚空,就算低着头也已经接近了那扇黄金大门的顶端。

在祂脑后璀璨、不朽的金色光轮照耀下,瞪大眼睛的艾文清晰看到。

那位光芒万丈的神圣头上长着一双弯曲向前的牛角,拥有一张无法形容的美丽脸庞。

虽然是类似海外土著如同小麦般的深色肌肤,但那种极致的美丽却如同凝成实质,从那张脸上闪耀出夺目的光芒!

修长的脖颈之下。

凤凰一样的身体上披着仿佛用纯金打造的羽毛,每一片羽毛的脉络中都编制着闪耀的符文,灵动的风在羽毛之间穿梭,同时也被羽毛染成了金色!

在祂的周围,有无数人用自己听不懂却能领会到意思的语言,对这位伟大的存在赞美着、歌颂着、膜拜着、祈祷着!

自己从中好像听到了那位神圣的名字:“库..鲁..忒..娜..”

不过紧接着,艾文耳中那个神圣的名字就化作凌冽的狂风,不受控制地涌入自己的大脑。

呼——!

呼——!

狂风肆意地席卷过自己身体的每一个角落,灵魂也好像被卷入风暴的旋涡。

显化在身体上。

眼角有滚烫的红色液体流下…

后背一阵阵发痒,好像有什么东西就要从中生长出来….

【警告!警告!精神状态严重偏移,肉体暴动!】

悚然惊醒!

艾文这才意识到自己刚刚干了什么蠢事,竟然以灵性视觉直视了一位神灵的神话形态!!!

哪怕只是一个寄居在人类少女体内的化身!

咚!咚!咚!

眼睛中的血管几乎都要爆裂开。

艾文艰难命令着自己有些不受控制的身体,用尽全力闭上眼睛。

可就算能隔绝视线,已经在神秘学角度建立起来的联系却不是那么容易被斩断的,一股细微却强势的力量仍然盘踞在自己的身体里持续发挥着莫名的作用。

那种力量植根于自己的血肉,妄图把自己向着某种未知的存在扭曲、改造!

后背越发瘙痒,艾文知道如果放任体内的变化持续,也许自己最好的结果也不过是从内心到肉体都被改造,成为那位名为“库鲁忒娜”的神圣麾下的眷属。

侍奉祂,信仰祂直到…永远!

而最坏的结局,却有可能直接变成一堆不定形、不可描述的肉团。

嘭——

艾文有些狼狈地用力倒在地上,翻滚着躲到平台边缘围栏下的阴影中,咬牙启动了自己身上佩戴着品相最好的一枚“阴影护符”。

【阴影护符】效果:让持有者短暂进入“影化”状态,最多持续三分钟,在此期间脱离物质世界,隔绝一切物理伤害。

副作用:人类本不具备阴影血脉,使用次数越多被阴影侵蚀的程度就会越深,直到被阴影吞噬(注:字面上的意思,并非转化为阴影生物)。

物质世界中他被阴影笼罩的身体悄然虚幻黯淡,一道蜥蜴样的影子也往他身上一扑,然后共同消失阴影中。

完成了从三维到二维的转换,艾文也终于从空间尺度上隔断了与对方的联系。

基于护符携带的力量,并不能让身为正常人类的艾文像那些真正的阴影生物一样长期滞留在影子中的世界。

所以他抓紧时间做了第二件事,取出一瓶“贤者魔药”狠狠灌了一大口,以绝对的“超我”状态,来镇压自身血肉的暴动!

很快,身体状态好转了一大截,但副作用也开始显现。

“呜呜呜,我竟然为了得到这个世界地理版图的知识,妄图对一位无辜者动手,甚至限制她的自由。实在是该死啊!

想得到属于大海的秘密,就应该驾驶着战舰亲自去探索,我竟然想当一个不劳而获卑鄙无耻的小偷?!

呜呜呜….”

艾文痛哭流涕着以头抢地,为自己心中罪恶的想法深深忏悔!

于此同时,艾文身体中存在着的另一股力量也加入对“失控”力量的围剿,那是平时从没有被加略特家族的先辈们意识到的特殊存在——“冒险家之血”。

所谓的“冒险家之血”显然也并非只是让他们失去所谓的“怯懦安逸”之心,而是一种切实存在于身体中的未知力量。

作为统治着“黄金国度”的另一位大洋神女忒提斯所留下的,与“库鲁忒娜”对等且同源的力量,在加入围剿之后,很快就将艾文血肉中的暴动彻底平复下去。

当三分钟之后。

艾文重新回到物质世界的时候,终于将自己从失控的边缘拉了回来。

“呼哧…呼哧…”

但后遗症还在持续,艾文趴在地上喘着粗气,双目充血,眼球一跳一跳几乎像要爆开一样。

恶心、天旋地转,好像不间断坐了一百八十趟过山车一样。

又喘息了好一会儿,才勉强好受一点。

这个时候他才意识到自己的后背一直有点痒,把手背后伸进去用力一拔,竟然是两根根部带着鲜血的金黄色羽毛。

看着这次几近失控给自己留下的“纪念品”,艾文不禁打了个寒战。

不过他清楚知道,要不是那位天空的女神“库鲁忒娜”手下留情,自己可能已经完了。

只因,神灵不可直视!

也许自己的小小“失礼”在这种伟大的存在面前,就跟一只猴子耀武扬威没有什么区别吧。

“可是,谁又能想得到藏在‘薇妮娅’身体里面的另一个意志,竟然会是一个神灵啊!

你这不是坑d…咳咳吗?”

怪不得祂会知道这么多关于“黄金罗盘”和神灵的秘闻,应该说祂不知道才奇怪吧。

自己真是脑袋抽筋,竟然想强“请”一位半神回去做客。“王权和航海女神”的神国中倒是也有许多对世界了解极深的天使,你见到有谁敢“请”回去过吗?

“唉——”

艾文强撑着从地上坐起来,用还有些发花的眼睛看了看四周,行人早已经恢复了正常该干什么还是干什么,只是整个观景平台好像都被他们无视了一样。

呃,只有一个例外,那就是黑着一张脸,抱着双臂蹲在自己面前的柏特莱姆·所罗门。

“艾文舰长!虽然这次没有造成任何人员伤亡,甚至在那位存在的伟力下,除了我们两个之外没有任何人意识到这里发生的一切。

但是,我需要一个解释,您是怎么惹上这种层次的存在的?!”

名门子弟的优雅再也无法保持,唾沫都几乎溅到艾文的脸上。

虽然没有亲自打开灵性视觉,但看到艾文的“惨状”,所罗门已经意识到了刚刚的对手是何等层次的存在。

就算自己没有受伤,三只使魔也毫发无损地被释放,但光是面对那种存在的惊吓,已经让他感觉自己几乎丢掉了半条命!

Tagged